2018年07月01日~2018年07月26日

2018年靜宜大學泰北國際志工團服務計畫書



團隊名稱:2018年靜宜大學泰北國際志工團
學校 / 單位:靜宜大學
服務國家與地點:泰國 / 清萊省帕黨村
服務類別:教育服務、社區服務

帕黨村培英中學俯瞰圖

分享者:
蔡玉秀

故事一:玉米老師!你看!這張照片是我在上課前帶著相機在操場遊蕩時捕捉到的一瞬間,他們是好朋友經常一起玩耍,這天他們用著炫耀的呼聲叫:「玉米老師!你看!」,要我為他們記錄下這個「不容易」的片刻。這兩個孩子一個是小學一年級,一個是幼稚班的學生, [ 詳全文 ][ 收起 ]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全文為:華語能力都不是很好,我們唯一能溝通的語言就是「肢體」,我曾經對團員說過:「語言是陌生人的工具。」他們總是在我下課時拉著我的衣角,當個小小跟屁蟲,老是問著:「老師!你要去哪裡?」接下來就會對著我傻笑,因為她聽不懂我的回答,但還是緊緊跟著我,穿著紅色洋裝的小女孩因為頭蝨的問題所以把頭髮理掉,第一次見到她時,還以為她是個小男生,直到她開口告訴我她是女生時才恍然大悟,她總是喜歡環抱著我的腰,把她小小的臉蛋貼在我的肚子上,時不時抬頭看向我,露出他深邃而清澈的眼眸對我微笑,這畫面好美!而粉色洋裝的女孩,有著一個特徵,她總是把外套上的帽子套在頭上,即便天氣再熱都是如此,只要有人不小心拉掉它,她就會露出慌張得有點淘氣的表情,然後快速地戴回去,我很疑惑這背後的原因,但在我離開前沒有人能為我解釋。她總是把臉黏在我手臂上,喊著我:「媽媽」然後笑笑地觀察我的反應,而我總是用誇大的表情跟肢體回應她:「你叫我媽媽?我是姐姐~」他們最喜歡看著我這樣的反應然後繼續大笑著,我想「媽媽」的定義對他們而言是一種喜歡及被保護的讚許。故事二:人性與本性也許你會覺得疑惑,為甚麼這張照片被命為為「人性與本性」,因為這取決於我在拍攝後的對比心態,照片拍得不是很好,但卻是我整月下來最大的收穫,這天是服務結束前的倒數第二天,照片裡的光頭老師因為感冒而失聲,讓我意外進入這個班級當「口語翻譯員」,這一堂課沒做別的,就是把光頭老師寫的離別卡片唸出來給孩子們聽,並為他們解釋,從一開始孩子嘻皮笑臉到專注聆聽,這氣氛及眼神的轉變每分每秒我深刻地感受著,我並不認識這個班的學生,不是這空間裡的一員,卻被一種味道吸引著,它叫「幸福」!這個空間裡散發著幸福及不捨的氣味,讓我駐足用眼睛收集著這些片刻,記憶裡的雙眼,有淚眼迷離、有若有所思、有百般不捨、還有強壓情感的笑眼,我感受到一股群聚的力量牽引著這個班級的情感,我很幸運在一旁參與了這個瞬間!何來對比?在我離開這個班級以後,我看見同樣在做分離處理的班級,夥伴拿著自拍桿四處找孩子合照,看似合乎常理想留念的心理,卻讓我看見強烈的對比,因為這班的孩子是散的,少了一股凝聚的味道,我不知該如何形容這樣的感覺,因為沒有親臨現場不能體會,我不是他們故事裡的一員,而是一個過客,卻也因為如此我能「抽離」看著一切的發生。


故事一:玉米老師!你看!

故事一:玉米老師!你看!

故事二:人性與本性

故事二:人性與本性


分享者:
賴俊寧

故事一:12人在服務初期,我們一行12個人對這個帕黨山是陌生的,但是帕黨的一切卻是用雙手敞開熱情(友善)的接納我們,讓初到此地還抱著忐忑不安的團員們感受到家的溫馨。團隊對我來說就是一家人,這個團隊不僅是狹隘的團員與團員之間,還包括了住在一起 [ 詳全文 ][ 收起 ]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全文為:的校長一家、每天接送我們的老師們、在學校的每一位學生、總是在路口就等待我們的狗、校門口賣雜貨與燒烤的阿姨們…等,那些出現在服務期間所有曾幫助過我們的人,我都視他們為家人般,除了友善、包容,更是尊重每一個人,因為有他們,服務才能如此順利。在服務過程中,我們花最多時間投入的就是溝通,來自不同背景、學籍、家庭、年紀的我們,在溝通上確實花了不少功夫,因為價值觀、生活習慣、表達方式、個人期望、感受都不盡相同。雖然每天下午的開會時間往往長達2-3小時,過程中繁瑣且冗長,但換來的是更多的理解、包容以及尊重,我相信即便未來還是有許多須磨合的地方,但至少我們曾經努力過。縱使在團隊間有著無數的摩擦、價值觀的不同、處理事情的方法不同、個性不同、邏輯不同,但我常說,在服務的大方向底下,所有發生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所以對我來說,過程中的一切都是學習的機會,無論是好是壞都只是服務學習的一環,而最重要的是能否留下一絲足以讓帕黨孩子們改變的契機,我想這才是此趟最重要的任務吧!?尊重,是包含所有身邊發生的一切,必須設身處地以及用同理心站在他人立場想事情;包容,無論身邊的團員、發生的事情、看到的環境都抱著包容的態度去接納,唯有包容才能昇華自我;友善,對於一切的人事物,總以友善的一面去面對、對待,就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會發生。我不是一個完美的團員,我也會犯錯、也會無助、也會發怒、也會迷惘,但我知道無論我們在哪裡,上帝都在身邊看顧著我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放手去做,就對了。故事二、落差原以為科學檔事在泰北也是多麼的普及,但結果卻是非常的稀有,對於長期處在充滿科學知識環境中的我,在進班的那段時間,卻發現原來(科學)兩個字在遙遠的泰北是那麼的陌生,無論最簡單的一些物理現象、化學變化或是太陽星星月亮,許多事物對於我們來說已經是常識,但是對他們卻是多麼的新鮮、多麼的有趣。於是我絞盡腦汁的想要用最簡單的現象解釋最複雜的科學,我知道那並不容易,但過程中很努力地去傳達科學的概念,道具用的是陽春的竹筷子、繩子、寶特瓶就讓他們在過程中學習到利的改變以及動腦解決科學問題的方法;用氣球跟交代就可以讓他們像是看魔術一般的神奇,想著為何氣球用大頭針扎卻不會破;用簡單的口述就讓學生了解原來地球是如此形成而且宇宙是如此的浩瀚無窮,看著學生們用著我準備的陽春教具,卻能全心的投入與滿足,那一刻真的很幸福。臺灣的學生從出生那一刻多數的人已經習慣在這個充滿了物質生或以及資訊爆炸的年代,很多東西已經成為了身體中的一部份,也正是因為如此,「習以為常」似乎是一體兩面的形容詞,太常發生的就不新鮮刺激,對許多人來說知足跟惜福並不是不重要,而是已經沒有環境跟條件去感受,這也許就是我們跟帕黨孩子們之間最大的差異性吧!? 直到最後,才能明白原來團員口中「感恩」的出發點是有多麼的重要,我們常常被問到為什麼要來服務?想帶走什麼?我的回答總是我只想著有多少東西能夠在這極短暫的日子裡帶給他們,想帶走的只有滿懷知足喜樂的心以及滿滿的回憶。我無需透過不斷的打卡去證明我的存在,因為每天的充實感總圍繞在我身旁;我不用透過多餘的網路去告訴別人我在做什麼,因為我清楚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我無需沉溺在收到多少學生寫的小卡片,因為一個擁抱以及學生口中的「謝謝、我愛你、不要走」早已超越了那些;我不必在離開後還大放厥詞的討論學生的一切,因為所有發生的點點滴滴早已昇華在我的生命中。希望未來還有更多的機會能帶領他們探索科學的領域,讓他們在簡單的過程中學習到科學的奧妙與感受科學的魅力。故事三、痛心在前往社區家訪過去的孤軍時,我看到的是老兵不死只是凋零,過去曾經教過歷史的我,很明白這一段辛苦且不堪的過去,在看著他們的身上背負著過去國民黨留下的傷痕以及枷鎖,這讓他們的晚年並沒有得到該有的對待與照護,很痛心,畢竟在懵懂無知時就已經為國家拋頭顱灑熱血,等懂事的時候已經是年邁身軀了,這段歷史對他們是榮譽也是沉重。在社區服務期間,檯面上我看到了許多的樂天與樂觀,但在檯面下,我也觀察到有更多的不安、無奈、迷惘、空洞以及消磨殆盡的怒火,這些情緒與態度來自於複雜背景下的產物,帕黨這座山頭在過去,是一個極為複雜的國際問題,不僅涵蓋了國民黨以及共產黨的恩恩怨怨,也包括了孤軍以及泰國政府間的利益交換,種種因素下衍伸出來的環境已經不是我們所能理解與改變。


故事一:12人

故事一:12人

故事三、痛心

故事三、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