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30日~2020年02月16日

2020年寒假泰北服務隊

回列表  加入最愛


團隊名稱:國立臺灣大學泰北服務學習社
學校 / 單位:臺灣大學
服務國家與地點:泰國 / 清萊府漂排村
服務類別:教育服務、文化服務、社區服務

團員在中興中學教課時認真寫著板書

分享者:
秦予涵

在榮民之家,我負責陪伴的大爹是老六。老六有一雙靈動的雙眼,滴溜溜地轉啊轉,好奇地探索為他平凡的生活注入生機的我們,沒有一刻停歇。由於沒有牙齒,無法清楚咬字,再加上根据學長姐的建檔資料,老六說的語言是雲南話和阿卡語夾雜,基本上我和夥伴無法透過 [ 詳全文 ][ 收起 ]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全文為:老六口中發出的聲音直接會意,必須要透過他的表情、肢體語言及語境推敲,但這麼努力也不是毫無回報——如果猜對了,老六就會盡可能驅動所有的運動神經元,向你表達他盛大的喜悅。與其他的大爹不同,我們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跟老六建立起不錯的關係,因為他願意對你笑、帶你參觀他的生活環境、指向每一處他覺得值得分享的地方、對你說很多很多的話,不管你有沒有能力理解。我們很輕易地就能逗樂他,相處的時間裡,老六大概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燦笑,那畫面現在回想起來令人嗟嘆,老六一路走來歷經了多少顛沛流離、多少生離死別?有沒有曾經想活成另一個樣子?但現在的他就在我們面前不顧一切地笑著,彷彿孤軍故事館裡訴說的都是別人的故事。依據學長姐的建檔資料,跟老六無法進行有效的溝通,所以我和夥伴也沒有期待老六能對我們做出任何回饋,然而,我們發現老六會默默地聽著我們的話,做出相應的舉動,讓我們驚喜不已。他對生活周遭發生的一切依然存有強烈的感知能力。第一天,當老六看到我們、認出我們是臺大的學生,便翻出學長姊做的紀念冊給我們看;雖然他們午餐時間跟我們錯開,但他知道我們是正午吃飯,時間差不多了就會自己找地方坐好,叫我們去吃飯;按往例,在最後一天和老六拍了拍立得,他懂得我們要走了,自己把照片貼在門上,貼好了叫我們去看,還特地出來和我們揮手道別。即使老六對我們服務的一貫模式如此熟悉,明白我們無法一直陪在他身邊,但他依然用心對待每一位試圖與他交流的人們,給我們百分百的回饋,努力地記得我們。



分享者:
丁培恩

整個服務過程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事為,有一天我們希望能夠換成小朋友們當老師,讓他們帶領我們去了解認識泰北村落,因此我們設計了一個教案叫做:「漂排村小尖兵」,希望能夠在小朋友的帶領下,讓我們這些從台灣來的大學生更認識漂排村這個地方。 在讓 [ 詳全文 ][ 收起 ]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全文為:小朋友們引導我們走在他們最熟悉的街道,從他們口中述說屬於村子的故事,這與華校教師、校長口中所得知關於學校、村落的發展、困境完全不同,小朋友的觀點、單純、視野,更貼近在地,他們總會告訴我們一些聽起來幼稚、無關緊要的故事,但也間接反映的村子的現況,以及村子內部街坊鄰居的互動;這些都是無法從「成年人」身上所得知的資訊。 在小朋友的帶領之下,我們走向一個落坐於泰緬邊境的茶園,這裡有泰國的軍方管制,兩邊的山坡地分屬兩個國家,兩國人民隔山相望;小朋友在黃土山坡、茶園穿梭、嬉戲,讓我們更接觸屬於當地孩子的生活,也展現屬於泰北的單純。而當我們一行人行走於泰緬邊境道路時,一旁泰國軍車、管制線、軍營等,更讓我感受歷史的痕跡,想當初這群小朋友的祖父母,可能都是在兵荒馬亂的日子,翻越群山、跨越這條邊界抵達泰北定居,而經過兩代的努力,生活安定了,孩子們能在邊界行走且免於戰亂、飢餓之苦,不禁令人慶幸也感慨萬分。


熱水塘的清晨總是如此刺骨,這裡的溫差大概有10度,正午的大太陽曬得人喘不過來,而深夜的寒風卻令人顫抖;但家戶所掛的紅燈籠使人心中注入一淌暖流。

熱水塘的清晨總是如此刺骨,這裡的溫差大概有10度,正午的大太陽曬得人喘不過來,而深夜的寒風卻令人顫抖;但家戶所掛的紅燈籠使人心中注入一淌暖流。

華校內泰皇的玉照,再並以中華民國與泰國兩國國旗使人不禁聯想這座村子,這間華校,背後所背負的歷史,前人們離鄉背井的來到此地,在此落地生根,致終才予這裡融合,以一個迥異但共榮的方式在這片土地上延續著。

華校內泰皇的玉照,再並以中華民國與泰國兩國國旗使人不禁聯想這座村子,這間華校,背後所背負的歷史,前人們離鄉背井的來到此地,在此落地生根,致終才予這裡融合,以一個迥異但共榮的方式在這片土地上延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