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5日~2018年07月29日

兒少生涯築夢計畫:美學創意啟蒙課程



團隊名稱:亞洲大學 社會工作學系 國際志工隊
學校 / 單位:亞洲大學
服務國家與地點:柬埔寨 / 金邊
服務類別:教育服務、文化服務、社區服務、環境服務

美學素養課程活動成果

分享者:
廖柏宇

光著腳丫盡情的奔跑,那是多麼專注的眼神。九年前我踏上這片土地,沒有任何的想法只是一趟簡單的家族旅遊而已,無所畏懼,懵懵懂懂,不為了甚麼只為了好好的玩而已;九年後,我再次踏上這片土地,但是卻充滿著不確定性,我不知道自己能否為他們帶來些什麼。籌 [ 詳全文 ][ 收起 ]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全文為:備過程中,時常在想著柬埔寨到底跟我九年前去過的樣子有多少的不一樣又有多少的一樣,我們能帶給他們什麼?我們能讓他留住些什麼? 我們一次次的開會,每次都絞盡腦汁,盡可能地掏出我們內心的所有想法,常因為很多的不確定因素讓我們許多想法就此打住,此時,大家就會坐在一起,再次思考個半小時、一小時,思考有甚麼想法可以舉一反三;就是為了在他們的人生中播下那麼顆種子。會萌芽, 會長成棵大樹,或許,會老死,始終不會長大,我們不知道何時會成長,成長的幅度也不是我們所能想像的,一切都是或許,但是我們相信能帶給他們些什麼,是一個希望、一個契機,並不是實質的物資,而是一個「轉捩點」。我們到了最偏鄉的村落Taom,到的第一天,小孩熱情的向我們招手,只要伸出你的手,他們會快樂的跟你擊掌,那眼神是你沒有看過的熱情;那笑容,是你不曾見過的開朗。那天我遇到一個女孩,因為我們的營養粥計畫,大家在吃著午餐,可是她卻無法好好的吃手中的粥,因為他需要一手撥住她的長髮,另一隻手還得餵著她還小的弟弟;於是我順手將頭上綁頭髮的髮圈拿了給她,我希望他可以好好的吃上一頓飯,大概是不懂得英文,也知道柬文我聽不懂,於是她快速的點了點頭,繼續餵她弟弟吃粥,那只是幾秒鐘之間的事情,但是卻無法忘懷,點頭時那藏不住的嘴角上揚,她很開心,只是不懂得該如何向我表達感謝。之後五天的服務以及課程,我發現她默默地跟在我旁邊,只要我要與小孩玩耍時,她一定會趁機的跑到這群小孩的中間與我們同樂,我注意到她並不是想要再次的從我身上得到些什麼,只是想跟我一起玩了,一起體會這不需要任何語言也沒有國界之分的愉悅,無法言喻,有時也無法用肢體表達,卻是如此簡單的快樂。在離別那晚的歡送會,最後結束時,她跑來握著我的手,用英文跟我說謝謝,我想這是她前幾個晚上向修士或是修女請教的第一個英文吧。柬埔寨的孩子,擁有的是你無法想像的珍惜知足,那怕是一顆彈珠,那怕是一條橡皮筋,甚至是一根羽毛又或者只是一個髮圈;一部分是珍惜,但另外一個角度,他們是無法選擇,也沒有選擇所以他們更懂得珍惜,純真的笑容讓我看見他們是多麼的簡單、單純;五天的過程,看著他們的夢想畫,對很多人來說,那都是些簡單的夢想,對我們來說,一間繽紛漂亮的房子有很多的顏色、很多的色彩,那個可能只是幾罐油漆就可以搞定的事情,那不是夢想,可能只是某個假日的休閒娛樂,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卻是遙不可及的夢。九年前來到這裡,是髒亂,不整齊,那時還被貪污的海關多收了好幾美金;九年後再次來到這裡,除了機場外原本的黃土道路已經被柏油覆蓋,那些牲畜不像之前猖狂的在路上的行走,都市也變得更都市,進步了許多,我為他們感到開心,但是偏鄉孩子與都市落差之大,需要更大的幫助,未來如果一切都變得像都市一樣時,希望那些孩子的單純,孩子的純真,會一直維持下去。



分享者:
黃琳恩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海外志工隊,在這次的服務過程中,我學習到了很多服務的技巧和態度,但是卻也帶給了我很多的衝擊,很多對於世界的想像和現實的不同,對於自我的認知和接收的不同,有很多的不諒解需要一一的被理解,而這也是這趟旅程中最重要的收穫。我很喜歡 [ 詳全文 ][ 收起 ]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全文為:在暹粒與青年交流的時候,因為他們帶給了我一種非常純真和真誠的感覺,在跟他們聊天的時候可以感覺的到,他們是用真心在和每一個人交朋友,而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聊天的過程中,有一位女孩問我臺灣是不是很漂亮,我問她:「妳覺得臺灣很漂亮是嗎?」她告訴我她只是猜的,接著,她說她希望有一天可以來臺灣看看,只是她沒有錢,剛開始我還不以為意,所以我告訴她「只要妳好好念書好好念大學,以後一定可以來臺灣的!」女孩也只是對我微微笑,在這之後有一位男孩問我,會不會再來柬埔寨,他希望可以再看到我們,我告訴他:「我不確定,但是你也可以來臺灣找我們!」同樣的,他也回覆我:「我沒有錢!」這時候我才認知到他們所說的沒有錢,和我們平常所說的沒有錢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同樣鼓勵他認真念書好好工作,但是他卻回我「沒辦法!所以我還是希望你們再來!」離開暹粒的時候,我因為對他們的不捨所以感到很難過,我覺得我身在臺灣也許沒有很努力生活和很用功念書,但是我可以獲得這樣的資源,甚至出國去找他們,但是他們明明很努力念書,卻受到環境的限制,也許一輩子無法出國,一輩子被困在這個小地方,我心疼他們的單純和努力,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生活,但是我也只能期盼教育除了可以改變他們的內在,也能慢慢改變整體的大環境,希望那些操控環境和利益的人可以放下手段,讓社會變得公平,也讓真正善良的人可以得到應有的幸福。


志工與Taom學生的夢想畫合影

志工與Taom學生的夢想畫合影

志工與高腳屋孩童合影

志工與高腳屋孩童合影

志工與洞里薩湖孩童在水上教堂合影

志工與洞里薩湖孩童在水上教堂合影


分享者:
張育瑄

在達甕的夢想課時,我發現大家都畫了房子,於是問翻譯Betty:「為什麼他們都畫房子呢?」Betty說:「小孩子家境貧窮,他們可能連吃飯都有困難,所以每個人的夢想都是擁有大大的房子,但他們在這個村落沒有工作機會,爸爸媽媽只有去泰國工作,回來柬 [ 詳全文 ][ 收起 ]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全文為:埔寨才有可能買大房子。」聽到這番話的志工們,全部眼淚都噴出來。同時,我注意到一個染金髮的小男孩,他叫做耀,達甕三帥之一,他的畫很特別很可愛,從那時開始就會特別的關心他。之後達甕村為我們辦了歡送party,發現小耀時不時的出現在我旁邊,跟我一起跳舞,我們的感情變得很好,舞會結束後,小耀拉住我的衣服,對我說英文:「What’s your name?」不知道他是不是特地去學這句英文還是他本來就會,但我覺得好感動,當天晚上就用英文寫了一封信給他,內容大意是說:「能夠認識你是我來到柬埔寨最開心的事,這些回憶對我來說非常珍貴,如果有天你有機會可以到外國去,你一定要把握這個機會,因為外面的世界跟柬埔寨是很不一樣的,希望你有個快樂又不凡的人生。」然後隔天早上請修士幫我翻成柬文,我拿到公立小學給小耀,他似乎只能認得幾個柬文,但是我相信他會想去問大人,想知道那封信完整的意思,我們馬上就要啟程離開了,想到以後再也見不到小耀,邊吃老師請的冰淇淋,眼淚又像瀑布一樣流了出來,這是我在達甕最快樂又最特別的回憶。這封信也許不足輕重,但若能稍稍改變純真小孩的生活,我就非常高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