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01日~2018年08月14日

2018年『國立中興大學斯里蘭卡暑期志工團隊服務計畫』



團隊名稱:國立中興大學斯里蘭卡暑期志工團
學校 / 單位:中興大學
服務國家與地點:斯里蘭卡 / Embilipitiya
服務類別:教育服務、文化服務、社區服務

南方法友佛教文化中心 Dharma Friends Buddhist Culture Center 在為期五天的教案,前來協助之當地朋友與老師

分享者:
沈妤庭

以南方服務的據點說起,我其實很害羞,再加上英文不是很好,所以一開始不太敢親近小朋友,但對大人就還好,從第一天的破冰,漸漸打破彼此的陌生感,他們個性雖然害羞卻很熱情,以熱情來劃破那條害臊的界線,青少年的心是無國界的,就算是遠在斯里蘭卡,距離臺 [ 詳全文 ][ 收起 ]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全文為:灣4,600多公里遠,一樣充滿調皮與好奇。有些小孩很積極的教你當地語言,下課回家後自己給了自己的回家作業就是寫一張應該是羅馬拼音的斯里蘭卡語言,當遞與我的那一刻,暖流湧上心頭,也因此我也在這次服務學了些斯里蘭卡語,因為人們的關係你更愛當地了,土地充滿了人情會讓你更喜歡這裡,當地的小孩對於藝術這塊是很厲害的,從過去TED演講中「給我們一本課本,我們給孩子一座美術館」,我也一直思考這個問題,台灣家長多偏重升學,但對於美術這塊似乎有些忽視,但現在漸漸有許多人開始注意到這塊,想想現在的我,創意實在缺乏,比起這些小朋友,我真的需要向他們學習。課後這邊的領導人希望我們帶著他們跑步,說是因為他們太懶都不運動,村莊內的路是沒有鋪柏油的泥土路,崎嶇不平,小朋友邊走邊聊,指指一旁的動植物跟我們介紹他們名字,有些是斯里蘭卡與有些是英文,我們很幸運地在跑步第一天見著這邊最多的孔雀,但對他們的農事來說孔雀是個麻煩,我很喜歡跟著一個年紀最小的八歲妹妹 Jemmy 一起跑步,牽著我的手一起跑一起走,在上課中他一開始很羞怯,但後面他都鼓起勇氣舉手回答,編織也很積極的手作。跑步過程中你會發現他們的體力都很好,穿著拖鞋一樣跑得很順,有時候會覺得很想笑的是我在台灣也不愛運動。服務期間這邊的領導人帶著我們去這塊淨土走走認識環境,我以為我在登山就已經很接近大自然了,孰不知我對於山上的花草樹木一概不知,路途中小朋友看到路邊的小果實摘下來拿給我們品嚐,邊走還邊用僧伽羅文或英文介紹植物或動物名稱,我記得我小時候連柳橙和橘子都分不清呢!他們與當地生活環境的連結是這麼的綿密,雖然拿著手機,但是不一定有網路,也許因為這樣他們沒有過過渡沉迷於手機世界,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密不可分,連很遠的村莊都有所聯繫,他們的村落其實是很零星散落,不是像臺灣村落一樣非常密集,想起在尼泊爾服務的地點,領導人跟我們談起人與人的互動的重要性,在臺灣我正在學習撿回這個寶貴的人情滋味,想想自己是不是有時時刻刻都活在這個當下,想想自己是不是有關心周遭的人事物,想想自己是不是遺漏了哪些人哪些朋友。倒數第二天的國文課,能看到的是他們認真的學習如何講及寫中文,組內名叫帕辛都的13歲小朋友兩顆眼睛很閃亮的看著我用最簡單的英文詢問我如何唸,並且反覆唸出來給我聽,小時候的我學習英文還沒有這麼積極,擺脫有目的的學習,這樣學習進步很快。很欣慰也很開心他們是喜歡我們的,因為喜歡我們,很積極的學習我們的語言,很踴躍的向我詢問每一個字的唸法後又唸了數遍,水汪汪的眼神提升了我們教學的動力。最後一天的道別,很開心卻也很難過,很開心的是課程結束終於可以放鬆,很難過的是未來不知道會不會再見到他們,很明白自己對於他們是打從心底的喜歡,見著他們排排站說是要送禮的那一刻有些嚇到,開始邊收禮物邊掉淚,擔心他們會不會出於非自願,很感謝他們用心的做每一份禮物,禮物都很精緻,你很難想像的東西都會變成作品的一部分,好比火柴棒,好比鳥毛,那些平常都被我們視為無用的東西,做成禮物後是多麼的精美,禮輕情意重,有這些我很滿足了,想想下次,也許會為了這幾天的感動而再回去看看他們,不為什麼,只為了這些美好的回憶還有感動。


學員用羅馬拼音寫出僧伽羅文

學員用羅馬拼音寫出僧伽羅文

小朋友也知道那些植物可以食用

小朋友也知道那些植物可以食用

學員(帕辛都)很認真的學習中文

學員(帕辛都)很認真的學習中文


分享者:
林千翔

這次去斯里蘭卡,在除了跟國中小學生一起學習玩樂外,最特別的是有機會跟當地數十位青年來一場非專業意見交流。這次與SYLC這個NGO一起合作,這個組織在斯里蘭卡北方,倡導和平、青年倡議、環境保護及永續發展。起初我們也想以斯里蘭卡內戰等議題跟他們 [ 詳全文 ][ 收起 ]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全文為:做深入探討,並準備了世界咖啡館、心智圖等方式,想要有一個完整的深度討論。但到了當天的現場,由於我們有語言隔閡,以及翻譯人員的不足,讓我們原本準備好的活動只好放棄執行。活動當天,我們先以畫手掌圖的方式來自我介紹。之後以Yes/No/Maybe的活動,透過不同的問答題,來找出我們的共同點。之後,透過一問一答的方式,來解答彼此好奇的問題,以及以後有什麼方式可以繼續合作。例如斯里蘭卡的青年們提出,他們不缺在地的青年參與,但缺乏外在世界的非物質交流,例如語言、體育、藝術等等。而我們也透過交流,知道他們對於內戰後的創傷餘悸猶存,且身為與主政者不同的人種及宗教,要在這個社會發展也會碰到許多的軟釘子。或許是我們的交流形式太過於僵硬,在我們的交流活動結束後的談心,才真正把互相的心思抒發出來。雖然語言還是有些不通,但透過彼此能溝通的語言,比透過翻譯者更能表達原意。這也是我們樂見的,不經由他人發聲,也不為誰而發聲。在孤兒院進行陪伴計畫時,我們只用了乒乓球及水杯,我們創造出四種以上的遊戲。除了動態的活動以外,我們還教她們做竹蜻蜓、摺紙飛機,以及教她們折一個臺灣人童年時常玩的東南西北,而他們不知道是否是當地早就有了這項遊戲,還很聰明地在裡面寫上文字來跟我們做互動。這次的服務,也是我參加國際志工以來,第一次沒有影像紀錄的一次。其實我也可以理解,曾經在臺灣的兒少之家當過暑期輔導,為了保護裡面小孩的肖像權,所以我們一整個暑假都沒有與他們合照。其實服務的本質本來就是與孩子們同樂,與學生們互相成長,與學生們共創彼此的回憶。沒有了拿起相機拍照的需求,人人都是與孩子們玩在一起的一份子。如果把一趟志工服務,所拍攝到的照片影片都去掉的話,那還會剩下什麼?那如果服務的最後,照片只能用來炫耀或讓他人覺得你很棒的話,那麼也就沒有拍照的必要了。這一次的體驗,給了我很重要的答案。我們為佛教中心的學生們帶來了英文、中文及編織的課程。這裡的學生都非常有天分以及創造力,也很活潑熱情。為了讓他們對於學習產生興趣,我們設計了很多遊戲以及互動的方式,但事實證明根本不需要。他們的求知慾極為強烈,常常我們還沒教到的地方,他們就已經把手冊裡的練習都完成了。手工藝編織也是,原本我們在臺灣學了好久才學會的技巧,他們一下子就學會了,還加入了他們自己的創意,讓單純的田字結,樣式變得繽紛許多。雖然師父有幫我們找五位可愛的小翻譯們,但其實我比較喜歡讓他們自己為自己發聲。他們跟我們一樣,英文不是第一語言,所以講的不標準是正常的,但語言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溝通。其實每個人都有溝通的潛力,卻有時候會陷在追求最佳解答的翻譯上,而遺忘了屬於自己的語言。在這五天下來,跟當地青少年相處的時間不是只有教學課程,我更享受自由時間與他們的同樂。一起放著音樂跳舞,一起唱屬於各自國家的歌,彼此互相分享自己的國家。這一次的遺憾是我們準備臺灣的影片太少了,影片是一個能夠快速傳達訊息的一種媒介,每當向他人提起臺灣,再多的文字說明,比不上一段精美的短片。這一次也是我多次志工服務的經驗以來,最付出自我的一次,讓我的喉嚨從第二天就失聲了。但也是有你們的存在,這麼犧牲奉獻是值得的。人生總是在不斷的相遇及離別中度過,且有時候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家店了。我不知道下次來斯里蘭卡是甚麼時候,也無法保證下次來還會有機會見到你們,所以我無怨無悔的付出,來回應你們對我們無限的熱情。


我(圖中綠衣)

我(圖中綠衣)

吳永郁(圖中白衣)

吳永郁(圖中白衣)

我(圖左白衣)

我(圖左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