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31日~2020年02月16日

臺北醫學大學楓杏醫學青年服務團2020年國內外服務計畫

回列表  加入最愛


團隊名稱:臺北醫學大學楓杏海外史瓦帝尼醫療服務隊
學校 / 單位:臺北醫學大學
服務國家與地點:史瓦濟蘭 /
服務類別:教育服務、文化服務、社區服務、健康服務

隊員們為孩童進行口腔衛教,並讓孩童們拿著牙刷實際操作

分享者:
陳政宇

義診在國小的教室進行,報到、牙診、塗氟、衛教各司其職,除了國小學童,社區民眾也頗多,小小的走廊上站滿了等待的人群。不過教室空間、資源通常有限,將供病患躺臥的長桌、診療椅、器材桌等一一放進,大夥在狹小且侷促的活動範圍下進行診療。一日下 [ 詳全文 ][ 收起 ]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全文為:來,約能診治兩三百位學童與居民,盡力在時間與服務質量間求取平衡。 晚上,我們會回到住宿點,圍著香熱的飯菜檢討、推流、分享。夜晚的星空很亮很美,想起一段曾經印象深刻的討論,你說:「進入社會工作久了,好像漸漸遺失了身為醫者的心,很單純想關心這個人的感覺。久了以後,像被交易這層關係綁住了,因為病人是付錢給你的,我們只是提供醫療這項服務的人,做得不好還要擔心被罵、被告,慢慢地就淡忘了純粹想為人好的那顆心。 服務有一種魔力,去除了交易關係,當你發現你不是因為他帶張健保卡來而為他看病,關係就變得很簡單,你為他看病、關心他,他點點頭,說醫生謝謝。每一個互動都是發自內心,很真實的。」 在義診服務的當下,生命好像退回到最初的面貌,彼此素面相對。無論是醫病關係、夥伴關係皆是。所以我們付出關心,為來自陌生土地上的孩子們仔細地檢查牙齒,在幾個陽光充沛的午後;我們搭上車要前往同一個方向,不用擔心有人會落單,我們要在自己最適合的位置上齊心把事情做好。我們開始對迎面而來的所有人說早安、晚安,打招呼的時候會自在地微笑。 服務隊的魔力是,它讓我們有歸零的機會,讓我們遇見自己的最初。


領隊老師陳政宇為當地孩童進行塗氟

領隊老師陳政宇為當地孩童進行塗氟

當地合作團體阿彌陀佛關懷協壞小學生前往上學

當地合作團體阿彌陀佛關懷協壞小學生前往上學

服務完當地小孩後,當地小孩們開心的合影

服務完當地小孩後,當地小孩們開心的合影


分享者:
歐澤謙

總是聽著學長姊講述著當地服務的種種故事,聽著他們描述著那裏的風景、一草一木,以及那裡純真可愛的孩童,我也不禁想像自己,在史瓦帝尼,自己又會有怎麼樣的故事。 出發之前,在北醫經過了許多次的隊課,學習各種我們進行口腔診療會運用到的 [ 詳全文 ][ 收起 ]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全文為:器械以及治療步驟,也學習了史瓦帝尼當地所使用的語言;行前訓期間,學長姊不厭其煩的複習著我們到當地所負責的分工,隨著物品慢慢的分箱收進行李,更讓我迫不及待,一心想著到史瓦帝尼的服務。 儘管做了許許多多的準備,到了當地卻仍然覺得不夠,第一次到國外,第一次用著自己不熟的語言跟對方溝通,幾經波折才到了史瓦帝尼。還記得服務的第一天,第一次看見那裏的孩子,大大的眼睛盯著窗戶裡面,看著我們整理待會會用到的各種器械及藥品,就像發現新世界一般,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們。我向他們揮揮手,他們也笑著向我揮揮手,即使語言不通,但心靈仍然相通。 我們檢查著他們的口腔狀況,看著他們的牙,有的保持得還不錯,有的剛發出來,有的搖搖欲墜,也有許許多多蛀得十分嚴重,剩下牙根還留在牙齦裡面的,牙醫師總會告訴我,在台灣遇到各種不同的狀況,我們應該採取哪種治療手段,然而,這裡是史瓦帝尼,我們只會在這裡待上短短的幾天,少了我們,他們不會再有機會回診,不會再有機會再把自己的牙齒讓牙醫師調整得更好,因此,我們只能選擇在這一次的診斷之中,能夠帶給他最好效益的處置,我們替他們剛發出來的恆牙做窩溝封填,給一些開始蛀牙的恆齒進行樹脂填補,再最後,進行塗氟,希望我們這次的服務,能夠產生最大化的效益,讓他們的牙齒能夠維持的更為長久一些。 我們要走的時候,他們總會朝著我們揮揮手,露出他們的牙齒向我們笑著,模仿著我們教他們的刷牙動作,從箱型車的後車窗看著越來越遠的他們,我想,這就是服務的感動吧。


孩童們正在教室外面看我們的牙科義診

孩童們正在教室外面看我們的牙科義診

團隊正在進行牙科相關義診

團隊正在進行牙科相關義診

當地孩童在教室外面有秩序地排隊等待看牙

當地孩童在教室外面有秩序地排隊等待看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