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06日~2018年08月23日

菲律賓馬尼拉培德中學華語文教學服務與文化交流活動



團隊名稱:輔仁大學文學院文培國際文化志工隊
學校 / 單位:輔仁大學
服務國家與地點:菲律賓 / 馬尼拉
服務類別:教育服務、文化服務

菲律賓馬尼拉培德中學華語文教學服務與文化交流活動封面照片

分享者:
戴瑪雅

此次是我從大一到大四整整長期以來的志工服務,我從大一新生做起,大二當上文輔副隊長,接過兩次菲律賓來台畢旅行政人員,在這一段時間裡處理了許多事務,包含畢業旅行的籌辦、平日團隊庶務,透過這些過程我得到許多成長,然而這些事務及經驗,不能證明我現在 [ 詳全文 ][ 收起 ]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全文為:的前因後果,相較之下我才是真正被大家照顧的對象。且需要更專注聽取別人的建議,放下執著,密集的與人互動、相信及傾聽,並與人討論想法,承認自己的錯,並反省與道歉,更厚臉皮與人溝通,告訴自己尋求幫助並不可恥,不要又誤會別人意思了等等,這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過程,故我希望我能繼續學習任何藝術,收起自己是罪人及逃避的心態,收起自己的墨守成規的態度,能更注重夥伴關係,繼續學習著如何與人合作,並且不再做個大部分時間處於「一直沈浸在難過、悲傷、自責」狀況的人,要主動思考、解決問題,成為一個真正的人。 我很幸運,我確實足夠幸運身邊有許多善良的人。遇到挑戰,學著採取行動、與身邊的人一起成長、彼此合作互助,反而和諧、衝突、喜樂、或哀傷,都是次要的,我們都在體驗生命,我們生命都是各自自己的,以此為基礎,彼此從自己一個人,合為一個「人」,不要在一個人逃開。 回想起來,我以前會很認真做好每一件事,但現在我卻做不到。我期盼自己,以後的日子要想清楚明確的目標,打算好今天要做什麼,然後堅持去做,評估好自己能力,也應該把心思放在一件事情上,但凡事盡心盡力。



分享者:
劉悦蓉

身為台灣學生,有時不得不佩服菲律賓學生的上課紀律。從小五一堂一小時的課,到小一一堂八十分鐘的課,課與課之間沒有下課,一整天的休息時間只有上午二十分鐘的點心時間,及中午四十分鐘的吃飯時間。上課嚴禁吃東西與玩手機,上廁所須戴識別證才能出教室,一 [ 詳全文 ][ 收起 ]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全文為:次限定兩個人。種種嚴謹的課堂規定及上課時數安排,身為大學生都覺得十分嚴格,自認可能無法完全做到。然而培德的小學生卻能安分守己的遵守規定。菲律賓的民族性是熱情的,學生上課有紀律的同時,卻不像台灣學生習慣性的課堂冷漠。我們甚少給予老師回應,上課缺乏互動,然而菲律賓的學生卻不是如此。他們願意熱情的回應台上之人,配合度也很高。教育是需要互相配合的,有了學生的支持,儘管我不是專業的教師,但在協助教學方面仍感受到莫大的鼓勵。 離開家鄉那麼久,坦白說在菲律賓有諸多的不習慣,其中最不習慣的便是飲食的部分。在台灣主食選擇種類較多,而在菲律賓幾乎三餐都是吃飯,甚少看到麵食的蹤跡。台灣的肉比菜還貴,有時三餐在外未必吃得到肉。而在馬尼拉因為氣候因素,青菜不容易生長,我們三餐幾乎都吃得到大塊的肉,青菜反而不容易吃到。這對原先消化系統就不好的我而言,減少纖維素的攝取是需要克服的一大難關。菲律賓的料理調味也比台灣來得重,鹹上加鹹,甜上加甜,酸上加酸,口味十分獨特。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道疑似紫米粥的料理,一開始吃覺得這個紫米也太甜了吧,後來學生告訴我們才知道,原來這碗黑糊糊的不是什麼紫米,而是「巧克力拌飯」!服務的尾聲,學生經常問我,老師你明年還會不會再來?老師你一定要離開嗎?更有學生跟我說,老師我要跟你一起回台灣。學生們紛紛向我要聯絡資訊,主動給我社群媒體的帳號。有人跟我約下課一起自拍,有人給我糖果零食,也有人送我一艘代表友誼的紙船。這幾天我經常想,我是個是個防備心較重的人,也是個慢熟型的人。我可以快樂的和學生聊天打鬧,卻很難很快地喜歡上每個學生。然而看見他們如此真誠的對待我,我真的不由得的想,自己到底何德何能能受到他們的喜愛呢?離開前我的一個小五學生將一個紙袋交到我手中,靦腆地告訴我裡面是馬克杯。起初我以為只是紀念性的地名馬克杯,打開後才發現,杯子上竟印有我的照片以及「LOVE GRACE」的字樣。平常上課,這位學生總是很靦腆地看著我,我與他實際的互動不算太多,只有偶爾閒聊一下。到了後期,我並沒有投注非常多的心力在與學生互動上,因為我怕互動多感情深離別時會更難過,因此與學生始終保有一定的距離。然而學生的舉動,卻讓我十分感動,甚至產生無端的愧疚。明知自己並沒有花百分百的心思在他們身上,但他們卻願意對你展現一百分的真誠與喜愛。從他們身上,我看見,原來展現善意是件這麼簡單的事,他們沒有我們的瞻前顧後深思熟慮,也不害怕受傷或期待落空。這讓我不由地思考,為什麼我們總是那麼吝嗇、小氣的不願給予身邊的人一點關心、善意呢?